新高考的阵痛,赋分制带来浙江高考改革以来最大“败笔”

继浙江省长领衔调查组开展调查核实后,浙江省高考英语科目加权赋分情况在今天(12月5日)下午有了官方调查结果。

 

最终,事件被定性为“一起因决策严重失误造成的重大责任事故”,加权赋分被取消恢复考生原始得分,明天(12月6日)重新公布成绩。

 

浙江省教育厅和浙江省教育考试院(下称“浙江考试院”)面向社会正式道歉,两个机构的党委书记也被免职(省教育厅党委书记同时兼任厅长,被勒令辞去厅长职务)

不论是调查结果,还是问责力度,都足够令人震惊。


考生、家长的不满和严厉的责罚

 

让我们先回溯整件事的发展脉络。

 

11月3日下午,浙江组织了高考外语考试。浙江一年安排2次英语考试,考生可报考2次,成绩两年有效,选用其中较高1次成绩计入高考总分即可。

 

从媒体随机采访考生的结果来看,大家对此次英语试题难度反响不一,有些反映整体比较难,并特别提到了阅读题偏难。

 

经过评卷,11月24日,浙江发布了英语考试成绩,遭到部分学生及家长质疑,一些学生表示,自己的实际成绩、尤其是作文成绩与预估成绩相差甚远,有人甚至怀疑出现了“倒加分”现象。

 

对此,浙江考试院于11月27日公布《关于英语科目考试成绩的说明》(下称“《说明》”)作为回应,表示根据答卷试评情况,发现部分试题与去年同期相比难度较大,为保证不同次考试之间的试题难度大体相,浙江省招委组织专家研究论证,在制订评分细则时,决定对难度较大的第二部分(阅读理解)、第三部分(语言运用)的部分试题进行难度系数调整,实施加权赋分

 

但对部分试题进行加权赋分的决策仍然无法平息公众的质疑。于是,12月1日,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官方微信公众号“浙江发布”发布公告表示,将成立以生长袁家军为组长的调查组,对高考英语科目考试成绩进行调查核实,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至今天(12月5日)下午,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召开发布会,由调查组通报了调查结果和处理结果。

 

已被免去浙江省教育厅党委书记、委员职务、并同时被勒令辞去省教育厅厅长一职的郭华巍并未出席发布会,由他的继任者、新任命的浙江省教育厅党委书记陈根芳代表省教育厅、考试院宣读了致歉信
 

为何这次难以原谅浙江考试院?

 

在国家关于新高考实行“两依据一参考”(依据统一高考成绩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参考中学综合素质评价)的制度框架下,浙江和上海创造性地通过引入等级赋分制,探索解决如何将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计入高考总成绩的难题。

 

但等级赋分毕竟不是加权赋分,而且从始至终,浙江都未在有关高考改革的相关文件中事先提到,要通过对英语考试成绩进行“加权赋分”的方式,对考生原始成绩进行调整,反倒是要求,考生的英语考试成绩以原始分形式计入高考成绩。

 

所以,有关部门做出的考后加权赋分决策不符合文件规定,缺乏政策依据

 

当然,他们还可通过调整评分细则的方式,达到加权赋分的效果。不过,评分细则应在正式评卷前制定。

 

根据浙江考试院此前公布的《说明》显示,他们是在试评英语答卷时发现的问题,并在制订评分细则时,做出的对部分试题实施加权赋分的决定。

 

看起来,浙江考试院的解释是说,他们是在正式评卷前,通过对评分细则进行调整实施了加权赋分,符合教育部门有关规定。

 

但他们不仅混淆了加权赋分与评分细则的概念,还在回应社会关切时,公布了失实消息,“一错再错”。

 

为何这样说?因为调查组报告显示,“本次加权赋分是在正式评卷完成后进行的,不属于评分细则的范畴”——浙江考试院之前“说谎”了

 

这让笔者对浙江考试院的信任感大打折扣。

 

如果说浙江之前在组织实施新高考时遭致一些争议,尚属他们改革举措“较超前”,也算在给后续改革省份探路,即便没有顾及到一些实际情况,尚可以谅解的话,那么,这次事件暴露出的问题就无法轻易原谅了。

 

因为,除了笔者发现的说谎问题外,浙江教育厅和考试院有关负责人还暴露出自身在事关基本考生利益、高考改革平稳运行的关键决策上,过于“任性”、忽视程序正义的问题

 

根据调查组调查,浙江教育厅主要负责人不经过集体研究,个人决定了事关全局和稳定的重大问题,而浙江考试院有关负责同志也在院长办公会议多数人持不同意见的情况下,违规通过和执行了加权赋分决定。

 

这样的行为也真是为调查组事后追究他们的责任“找足”了理由。笔者希望,未来,浙江考试院和教育厅都能充分吸取这次教训,否则,它们恐怕无法成为《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所希望的“专业机构”和“政府”,去帮助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探索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学生考试多次选择的运行机制。

外语一年两考的纠结之处

调查组公布结果后,有的专家就跳出来说,发生这种问题与高考改革无关。笔者明白他的用意,是希望不要因此影响改革推进,但不管怎样,这种问题怎么能和高考改革无关呢?

 

回首这件事,我们必须承认,正因为高考改革,浙江确实存在对不同次外语考试成绩进行重新调整的可能性

 

因为浙江规定外语一年两考,考生可参加2次,且成绩两年有效,也就需要确保两年4次外语考试试题难度相近、考生成绩等值可比。

 

这就要求考试机构加强题库建设,而且,由于我国的国情限制,考试机构在建设题库时还能做大面积的高考原题试测,也不能在从题库抽取试题进行组卷时,出现重复试题。

 

在这样的边界条件限制下,要想控制每次考试试题难度、特别是要确保两年8套英语试卷(因为一次考试要准备两套试卷,其中一套作为备用卷)难度基本保持一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难免要出现试题难度不一致、却又需要控制考生不同次考试成绩可比的情况。

 

这一次,浙江恰好遇到了这种情况,又恰巧作出了“最坏的选择”——“偷偷”对部分试题进行加权赋分。

 

因为此次是对难度较大的主观题进行加权赋分,显然不利于主观题得分较高的同学,而且根据调查组事后结论,浙江考试院在具体操作中又没有进行充分技术论证,仅作模拟推演,导致不同考生同题加权赋分值存在差别。

 

如何避免此类问题再次发生呢?最重要的还是提高命题水平,比较现实可行的策略还是加强题库建设。

 

就在浙江爆出加权赋分一事的同时,围绕另一个高考综合改革试点地区——上海,则有另一个更为积极向上的新闻,即上海市教育考试院发布了“上海英语高考与《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的对接研究”课题成果,介绍了上海基于国家标准进行英语题库建设、追求不同次考试间可比性的思考与实践。

 

以题库建设为支撑,上海有望控制好英语试题的难度系数保持稳定,保持外语一年两考的平稳运行。

 

有专家也希望,能延续外语一年两考,毕竟此举能减轻和分散考生压力,降低考试利害程度,特别是降低听力设备故障、考场外噪音等突发情况对学生单次考试的影

小结

调查结果公布后,一名长期深入关注浙江高考改革的教育学者就评论道:“今天大家欢庆胜利,希望明天查分后考生还能淡定。”

 

明天,参加11月英语考试的浙江考生就能查到重新公布的分数了。根据调查组结论,此次英语考试平均的组织符合高考相关规定,阅卷评分严格公正,考生原始得分合法有效。

 

但重新公布的分数能否得到大多数考生及家长的认同,又是一个亟待揭晓的答案。

 

而该学者还在评论最后点出了自己的另一个希望,“希望明天的明天还有一年两考”。

 

但如果依旧控制不好试题难度,导致一年两考弊大于利呢?届时,外语一年两考是否还要在2022年实现全国推广?做好最坏的准备,做出最充分的努力,恐怕才是我们迎接高考改革的最好姿势

分 享
QQ好友
微信好友
朋友圈
微博
我还想看
相关升学资讯
新高考,它让我觉得高一像高三一样累
芥末堆 田园2018-05-24
选科新高考
教育部长说2020年实现新高考,你家孩子与这些息息相关
成都儿童团2018-01-10
高考改革
新高考二三本合并,家长不是看戏的,这些必须先做好
幼教专家2018-04-12
家长举措
新高考政策来袭!12大问题让你彻底读懂新高考!
校长视野2018-08-14
新高考政策
浙江、上海数据告诉你:新高考有哪些趋势?
爱培优自主招生内参2018-07-31
新高考趋势